人工智能驅動城市治理現代化

              作為現代經濟的主要載體,城市匯集了一流的科技人才并創造了良好的產業環境,尤其在當前“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如何發展和利用好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前沿科技,是探索提升城市治理效能、促進經濟增長的重要課題。不可忽視的是,先進科技離不開良善治理,要想以人工智能驅動城市治理現代化水平持續提升,就必須準確把握好三種邏輯。

              2020年11月3日,《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公布,其中明確提出要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瞄準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等前沿領域,實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戰略性的國家重大科技項目,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同各產業深度融合。如今,我們正站在以人工智能、虛擬現實、量子計算以及生物技術等為關鍵突破口的歷史拐點上,如何成功把握戰略發展契機,筑牢關鍵技術先發優勢,搶占人才培養和產業發展制高點,將技術勢能轉變為推進城市治理現代化進程的強大動能,對推動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及建設創新型國家具有重大戰略意義。

              人工智能不僅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推動力,而且也是一次重大戰略發展機遇。自1956年達特茅斯會議首倡以來,這一技術在大數據、算力和算法三駕馬車的拉動下,正以不可阻擋之勢深刻改變著人類生產生活和世界發展格局,其高效的自我學習、自我適應和自我創造能力在金融、醫療、交通、工業、農業等諸多領域帶來了快速變革和顯著成績。根據普華永道的預測,至2030年,人工智能將使全球GDP增長14%,相當于增加了15.7萬億美元。作為現代經濟的主要載體,城市匯集了一流的科技人才并創造了良好的產業環境,尤其在當前“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如何發展和利用好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前沿科技,是探索提升城市治理效能、促進經濟增長的重要課題。不可忽視的是,先進科技離不開良善治理,要想以人工智能驅動城市治理現代化水平持續提升,就必須準確把握好三種邏輯。

              權力邏輯:

              人工智能催生新的公共治理主體

              隨著人工智能應用場景的日趨廣泛和使用頻次的不斷提升,算法在城市治理體系中的作用也愈發凸顯,這也催生出一種新的權力形態,即算法權力。在傳統的城市權力架構中,城市中的各項決策可以被視為政府、企業、市民、社會組織等不同主體間相互博弈的結果,上述主體從自身利益和偏好出發對決策過程施加不同程度的影響。然而,人工智能的技術出場深刻改變了這一固有的城市“權力”格局。從內在機理來看,人工智能未來重要的發展方向之一是構建分布式并行處理系統,即通過子系統的分散求解和節點間的信息共享提高復雜計算處理效率。技術的多中心、高協作特性決定了其應用在城市治理領域中天然具有扁平化和協同化特征,城市公共治理主體間彼此依靠和協作融合的模式不斷形塑出新的權力架構。從外在形式來看,人工智能通過特定算法的應用,對城市各領域信息進行全面采集和高效整合,形成紛繁龐雜的城市信息資源數據庫,在深度學習和分析的基礎上,對城市運行、公共服務、產業發展、未來規劃等諸多領域提供決策建議,不斷提升城市治理現代化水平。作為技術權力的一種,算法權力憑借其核心算法優勢和海量數據支撐,正逐步融入城市公共治理主體體系之中,推動著傳統城市治理模式發生變革。

              變革邏輯:

              人工智能拓寬原有城市治理領域

              進入后疫情時期,“新基建”為中國城市從信息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搭建了一條光明坦途,而作為新基建七大領域之一的人工智能更是為城市治理現代化的實現插上了騰飛的翅膀。加快以人工智能為核心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逐漸成為諸多地方城市政府的共識。然而,城市治理面臨的挑戰,是人工智能的介入使得新的城市應用場景得以涌現,舊有社會治理模式發生轉變。新舊動能轉換之間,各種領域的智能化場景落地,城市治理領域也因此得以變革和拓寬。如何以技術為工具,主動紓解智能革命帶來的新問題成為城市政府亟待解決的難題。人工智能及相關技術的應用展現出化解此類問題的強大生命力,例如在城市政務服務領域,通過提供一站式的政務服務平臺,實現“數據多走路,群眾少跑腿”。在韌性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通過對環境、氣候、社會安全等多元數據的跨媒體感知,預測城市基礎社會運行風險,構建風險防范的智能化應對措施,凡此種種,絕非個例。在人工智能時代,散布在城市各個角落的感知單元,對個人行為軌跡畫像并產生認知,通過智能平臺的構建和“城市大腦”的開發,為服務資源的精準提供和智能匹配提供了現實路徑,精準化、科學化和高效化的城市治理也由此浮出水面。

              倫理邏輯:

              人工智能回答技術為誰服務之問

              英國技術哲學家大衛·科林格里奇曾在其《技術的社會控制》一書中問到:我們能控制我們的技術嗎?我們能讓它做我們想做的事情嗎?我們能避免它不受歡迎的后果嗎?事實上,人工智能,作為一項新興科學技術,要想回答科林格里奇之問,還必須準確把握好科技倫理邏輯這條主線。在弱人工智能時代,機器可以部分取代人類,在工廠進行生產;可以利用無人駕駛技術,在城市道路上飛馳;可以從城市各個場景中獲取并分析信息,提供更優質的公共服務和公共產品……在城市的廣闊場域內,人工智能的應用場景將極為廣闊。然而,進入強人工智能時代乃至超人工智能時代,對于技術發展的喜與憂將發生極大翻轉,人工智能逐漸具備自我意識,開始獨立思考、計劃和解決問題,使得物理世界和自然人類之間的界限漸趨模糊,并逐漸延伸出復雜的倫理、法治、安全等問題。人工智能技術賦權同倫理規制的非對稱性以及技術和公權力結合的總體趨勢使得對于數字治理失序的隱憂逐漸顯露出來。正基于此,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中國人工智能學會倫理道德專業委員會等機構和《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原則——發展負責任的人工智能》等框架指南應運而生。要想讓人工智能更好服務于城市治理現代化目標,就必須明確技術是為人服務的基本原則,其對主體所具備的良善價值和對社會公共利益有益無害是人工智能倫理規制的基本面向,也是城市柔性治理的題中應有之義。

              值得注意的是,城市治理作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旨在解決城市問題、協調社會關系以及規范社會秩序。從工具理性角度出發,人工智能符合新發展理念,扎根于我國信息化和新型城鎮化發展實際,立足于解決城市問題以及促進城市發展,被視為推動新一代科學技術與城市發展深度融合進而實現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工具手段。權力邏輯下的人工智能培育和發展了城市治理的新興主體,為多元主體共治描繪了美好圖景;變革邏輯下的人工智能衍生出新的城市治理領域,服務于智慧城市場景落地;倫理邏輯下的人工智能通過對公平正義等基本價值理念的道德規制,不斷糾正技術發展可能存在的路徑偏離。三者彼此交織、有機結合,共同致力于營造智慧高效、活力盎然、安全有序的城市發展新形態和新模式,更好服務于城市治理現代化的既定目標。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 ADD / 天津市東麗區天安象嶼智慧城A4座9層
              • TEL / 022-84853780,022-84853781
              • FAX / 022-84853780-803
              • POS / 300300
              秋霞电影网在线观看伦,三分钟免费观看视频,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2020最新韩国伦理电影免费手机在线观看- 53电影网